当前位置: 囹圄小说> 都市言情> 豪门赘婿> 第四十五章 他到底是谁?

第四十五章 他到底是谁?

书名:豪门赘婿| 作者:北冥海神| 本书类别:都市言情

马程愣住原地,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“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马丽不是傻子,见自己不过接了个电话,就顿时如同变了个人一样,就知道肯定出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马程没有回他,脑海中在疯狂的思考对策。

    可,几乎就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几乎不到十点钟。

    金河县所有跟老人有关的组织领导全部到齐。

    人影幢幢,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这个架势,差点让一旁的马程跟马丽吓到腿软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看向正向这边走来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心中震惊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什么人,居然一个电话,就把这些跺一跺脚,可以让金河县震三抖的人物叫来。

    而且还真的就是十分钟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董事长,您…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马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董事长是名六十岁的老者,精神气很好,一来先是一巴掌扇在马程脸上,指着他鼻子大骂道:

    “胆子很大啊,居然敢贪污腐败,还虐待老人,在敬老院里面竟然让老人免费当义工,进行劳务,你也算是个人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马程一口否定,开玩笑,如果真的承认的话,那是要坐牢的,而且是真正的把牢底坐穿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查了下账单,每年薄款下来是一千万,而实际你们只花费了三百万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你们院没有请务工,只有二个厨师,跟几个专门给你打扫办公室的务工人员。”

    人力资源部总经理,这番话让马程哑口无言,甚至是连辩解的可能性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马院长,现在起你不再是本院院长,我们有理由判定你贪污腐败,虐待老人。”

    董事长大手一挥,直接盖棺定论。

    根本不给马程辩解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我......…”

    马程顿时脸色苍白,浑身都忍不住的在颤抖,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这些罪名如果真的证实,他可是要坐牢的。

    而且是把牢底坐穿的那种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这是污蔑,我们根本没有的事情,董事长,你不要听这个人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马丽身为马程的妹妹,自然不愿意看见自己哥哥坐牢。

    并且,他们此刻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谁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小陈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,随手从怀中掏出一只录音笔,

    “这里有我们之间的对话,感兴趣的话,可以听听。”

    身为赵四龙手下的左膀右臂,有些事小陈早就已经养成了习惯。

    这下子,无论是马程还是马丽,脸刷的一下就惨白了起来,直愣愣的愣在原地,一颗心直往下沉。

    之前趾高气扬,嚷嚷着等他们走了教训李秀娣的马丽,还是不分青红皂白,倒打一耙的马程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对话,全在录音笔里面。

    这无异于铁证如山。

    完全无法狡辩。

    “哼,马程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?”

    董事长冷声质问马程。

    后者低下头颅,心灰意冷,如同一滩死水。

    本来只是件很小的事情,谁知闹得如此之大。

    董事长等人这些大人物,都纷纷而来。

    如今更是铁证如山,他此刻真的想死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就应该放人。

    “先生你好,我是基金会董事长,钱胜利,不知您贵姓?”

    董事长钱胜利伸出手与小陈握手。

    刚才他可是得到金河县领导的电话,命令他们十点钟内,必须赶往敬老院,否则,他们全都可以滚蛋了。

    当时,给他吓了一跳,到底是什么大人物,才可以惊动这尊大神,而且还如此着急。

    如今到来,想来,应该就是眼前这个气势凶悍的壮汉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小陈点了点头,掏出一枚勋章递了过去,也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而是站在站在齐阳的背后。

    见到这枚勋章,无论是钱胜利,人力资源部总经理,秘书长,还是马程与马丽都是震惊不己。

    是赵四龙的标志,而且还是在赵四龙心中极为重要的人才能拥有的。

    此刻,尤其是马程马丽哥妹两人,更是震惊的无可复加,居然是四爷心腹,难怪先前敢如此对待他们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下意识的看向坐在凉亭的齐阳。

    那人到底是谁?也不是赵四龙啊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赵四龙手下的人对他如此的恭敬?

    难道他的身份比赵四龙还要恐怖?

    想到这,他们不寒而栗,浑身机灵灵打了寒颤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陈先生,你好你好。”

    钱胜利反应很快,连忙堆满笑容,捂住小陈的手。

    但是小陈已经把手收了回去,他只好汕汕然的略显尴尬的收回去,也不生气。

    赵四龙,整个金河县的牌面,可不是他这种小猫小鱼能招惹的。

    这时,齐阳已经拉着李秀娣站起身来,朝着小陈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小陈很快示意:“既然事情解决了,手续尽量办理,我们还有其他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钱胜利刚好见到了这一幕,心中更是震惊。

    小陈身为四爷的心腹,已经如此位高权重了,居然还要听命与那个年轻人的话语。

    细思极恐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肯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钱胜利就想去与齐阳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但却被小陈阻拦:“他不想被人打扰,速度把手续办理好。”

    钱胜利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心中可惜,能够让四爷心腹作为下属的人物,绝对属于大人物。

    这种显赫的人物,谁不想认识。

    “言之有理,陈先生那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钱胜利搓了搓手,伸出手示意小陈先行。

    小陈点了点头,收起勋章,与他们一同重新办理手续。

    可是即便如此。

    带给他们的冲击,依旧无法消退。

    一句话就让整个金河县都翻天覆地。

    那个年轻人,到底是谁?

    而马程跟马丽跟在身后,想起先前嚣张跋扈的言语。

    不但脸色惨白,走路都有些颤抖,更别提说话,此刻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齐阳牵着李秀娣的手,走出了敬老院。

    门外,秋风落叶。

    车水马龙。

    枫叶凋零,铺天盖地。

    景色很好,空气也适中,时近黄昏,更是能够看见天边的红霞。